《茶金》:一切清清淡淡,可裡頭全是那個年代的風風火火。

一切清清淡淡,可裡頭全是那個年代的風風火火。

今年的優質台劇很多,但我必須給《茶金》第一名的位置。
明明是歷史劇的格局,卻從未以史詩磅礡感說故事,每個角色都那樣靜靜地待在屬於自己的位置,不是認命,反而是透過不張狂的互動和眼神,把那個年代的身不由己講得鉅細靡遺。

撇除商場的爾虞我詐、神鬼莫測的時局動盪,我特愛那些小小的、如文學場景般的情感糾葛。說來奇怪,我其實是談感情直腸子到不行的人,痛恨拖拖拉拉、不說真話,可是《茶金》的情感之所以動人,因為我明白他們並非欲擒故縱,那是大時代裡不得已的必須放手,是我愛你的換句話說。

夜晚一起喝的綠豆湯,白天一起看的城市天空,當然還有第十集,薏心與KK在車上的對談,然後各自前往不同方向。「我一定會幸福的,你也要幸福。」
薏心除了跟爸爸爭吵一些經營面的事,很少激動的,但最後看見稿紙上的那個「心」字,四筆道盡一切相思,要如何能不潸然淚下?

當然還有改頭換面的文貴,從被逐出家門到做到董事長,不論自己的身份地位,他都渴望與薏心成親。終於有一次機會,只要能幫日光解決危機,結婚一事就有望,無奈鬥不過時局,重點是最後那通電話。
薏心對文貴並不是沒有感情,所以「謝謝你,你先掛,我再掛。」天知道我聽到這句有多激動,年少時也跟愛人玩過不想掛電話的遊戲,當年我們只是想縮短距離,可薏心和文貴的這句,是希望延長關係,他們都明白一旦掛上電話,再也沒有張家可以入贅,沒有日光茶可以出售,沒有工廠可以回,所以最後的最後,延長這通電話,是給彼此最大的溫柔。

然後是夏老闆與靳將軍,其實他們的故事著墨不多,但每一次出場都是不失禮貌的那種微笑,想不讓人察覺卻深刻共感的那種心痛。「說到底,我就是身不由己。」
因為知道回不去了,所以選擇與不到愛但能夠一同生活的 KK 結為連理。靳將軍也是身不由己,夏慕雪可以不演戲,可他不能不打仗,於是這輩子都做不成平凡人,只能坐在戲台前第一排,卻得不到戲台上的人。

最後是山妹,「張醫師對我很好,只是我們是不可能的。」跟張醫師說話的時候總是遮掩著手上的茶漬,明明已經是全台最厲害的茶師傅,但對山妹來說,他們還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薏心沒資格說教,只能溫柔提醒,大概也是說給自己聽:「找一個人喝一輩子的茶,看似容易,其實很難,遇到了就不要輕易放棄。」

大時代裡有太多事與願違,即便沒有所謂從此幸福快樂的日子,但所有人其實都沒有輕易放棄。對愛情是這樣,對家鄉和經濟是、對民主自由也是。
所以多麼困難也要爬上那個坡,讓更多人品嚐好茶,讓整個北埔一起發光,所以再怎麼擔心,也要持續書寫社論關心,所以再怎麼渴望平凡謝絕少爺宵夜,也要高唱竇娥冤演出六月雪。

這座島上的人各有各的經歷,卻都能彼此體會對方的困境,所以不用說太多什麼,一切都好含蓄,但不代表放棄。

Formosa,有美麗之意。美,是這整齣劇的核心。但我想,就跟結尾得獎的東方美人茶一樣,這個美,是因為所有人心裡的傷。
「茶跟人一樣,傷口可以讓人脆弱,也可以使人堅強,正是這個傷口,讓你變得跟別人不同。」
下一句話接的是「我們來自 Formosa (臺灣) 」。臺灣人真的與眾不同,我們很美,也有傷,有時脆弱,但也絕對足夠堅強。

其實還有好多觀影或閱讀心得沒寫,雖然前面寫了一堆兒女情長,但其實選擇將年末最後一篇獻給《茶金》,是因為香港。
「這是一段很長的歷程,從一片茶葉到一杯茶。不過只要一分鐘,就能知道這杯茶是否值得。」

我不知道該花多少時間,才能讓人體會民主自由得來不易,但我知道自己萬分感激,也想說一切絕對值得。
我不知道何韻詩、立場新聞工作者,還有很多其他人,聽到「請您跟我們來一趟」之後,還有沒有時間像 KK 一樣寫一封信、和親人輕輕地眨眨眼睛。

那是七十多年前的臺灣,而我真心許願七十多後的香港,可以感受到這座美麗島嶼上的人們,都在祈禱你們平安。

說老實話,真的不知道祈禱有沒有用,不知道香港的歷程會有多長,只能持續關注,盼自由光輝香港,願榮光歸香港🇭🇰

(可能有人覺得怎麼在這裡說這些,但沒有最基本的自由,何談情慾平等、情慾自由。一切都是有關的。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