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覽 《可讀·性——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》:從父權到婦權到賦權

週末給自己放個假到台南大吃大喝,心裡仍舊不忘性與性別,不小心在台灣文學館大逛快三小時,好滿足,把其中一個很喜歡的與大家分享。

現正展出的《可讀·性—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》,介紹寫著:「意圖由性別書寫中綻放成繁花的文字裡,正視那些父權,性霸凌、性騷擾、性侵害,仍迫害著角落的玫瑰少年、房思琪們。邀請大家一同思考,走過男尊女卑、性別認同等荊棘後,如何用自由的糖衣,包裹不同的靈魂。」

展覽區分五大主題,以年代時間為推進。從早期只能成為厲鬼才有一點地位與力量的民間傳說書寫;到日治時期女性書寫微微發光,第一個女性書寫團體「芸香詩社」成立;到威權時期,除了書寫國家仇恨之外,也抒發一些自我追尋;再到解嚴,已經有許多談論情慾、性少數族群的書寫;最後就是千禧年到現在,各種性與性別的書寫與創作都有,多元綻放。

本想多談細節,但發現居然有做超好的線上展覽,不在台南的朋友可以直接點去網站逛展,好方便!

不知道有沒有關係,但在我認識性與性別時,我也同時越來越喜歡文字,深感其重量。如果說影像與聲音帶我進入這美好的探索世界,那文字就是滲進我皮囊裡,帶我領略個體靈魂的介質。
雖然現今資本社會、社群時代,文字不再值錢,甚至甚至,其實還有很多東西是「不可讀的」,不僅是字數上的限制、還有主題上的限制。就如同展覽中的標題們一樣,必須要打個模糊戰,上個馬賽克,選用一點「文雅」取代「鄙俗」的字,才不會被噤聲。
不能明說、不被看見、不被理解,即便到 2021 的現在依舊存在,所以說即便書寫上已經達到多元綻放,但我們都明白,惡意、霸凌、騷擾、侵害、父權仍無所不在,我們仍持續與之對抗。

『性,可讀,也能動。「可讀・性」特展,說起臺灣文學對於生理器官流轉在父權、婦權與賦權之間的感受,從暗黑到光亮,改變得來不易。』
這是展覽前的說明文其中一段。

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性/別、喜不喜歡文字(願意讀我的長貼文都多少喜歡吧!),總之,我認為兩者的共通性在於,永遠都那樣多變精彩,跟人一樣,獨一無二。

我倒不覺得一切非得是可讀的,而是這個可不可應該取決於自身,而非體制說了算。
「從父權到婦權到賦權」,就是從 patriarchy 到 right 到 (em)power,從有毒的體制中解放,不只是取回自身的權利,而自己的存在即是力量。
比起「可」,我更在乎「讀」,如果你願意寫願意說,我全心全意想知道,你是如何解讀這個社會、解讀你自己、解讀這股莫之能禦的力量。

實體展覽至明年二月初,去台南玩耍的朋友,歡迎列入行程中讓胃休息、讓心沉澱一番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