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》:到!底!在!幹!嘛!

到!底!在!幹!嘛!

這大概是我看完《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》的想法,真的是哇哇哇哇哇 —— 滿心震撼加上滿頭問號的離開影廳。

《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》是羅馬尼亞導演 哈都裘德 的新作,全片由一場私人性愛影片加上三段不同風格的章節影片組成。對,真的是私人性愛影片,真槍實彈口交、性交沒有開玩笑,中途還伴隨一些打斷的橋段,我覺得很寫實可愛,不過不常看A片的朋友可能會被嚇到就是了。
總之,這是主角高中老師艾咪和她丈夫的性愛影片,後來影片就被人上傳了。

(下面都有雷請注意,但我覺得沒差,重點是實際看到畫面的震撼感。)

第一章節〈單向的街道〉
艾咪在街上一直走,要走去跟校長談。這裡的鏡頭非常另類,像是遠處跟拍艾咪,但是拍一拍艾咪,鏡頭又會拍向荒謬的都市景象,像是停在人行道上的車子、帶有性暗示的廣告標語、超市裡排隊結帳的客人爭吵、在藥局聊天就脫下口罩的人們。
這一章節讓我覺得不舒服,那個不舒服除了對於鏡頭語言的不習慣之外,還有對於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,這個陌生城市的困惑,每一個畫面都擁擠又吵雜,不是救護車聲就是吵架聲,這個城市出了什麼問題?單向的街道,街道的一端是什麼?城市的未來會通往哪裡?

第二章節〈軼事、短籤與象徵奇觀〉(確切名字可能略微不同,我可能筆記錯誤)
這章節比前一章更莫名了,各種歷史畫面、電影片段、社群影片、靜止畫面等等,解釋超過二十個名詞吧。
有些是我不熟悉的羅馬尼亞歷史、有些是某某主義的諷刺、有的則反映疫情時代的喜與悲,一個接著一個,很多我還沒消化就換下一個名詞了。雖然部分已經忘記標示名詞為何,但畫面依舊清晰。
有殖民者白人與裸體黑人女性的合照、有因為走向民主化而喊出的「飽讀詩書,走出屠夫」口號、有中國觀光客不好好聽解說打斷導覽員的紀錄、有「冒著生命危險」,不顧社交距離跳舞的影片、有間醫院急診室隔壁就是殯儀館。
更有些奇妙的故事,像是『一個老人的右臂舉不起來,醫生大喊「希特勒萬歲」,老人馬上抬起右手,敬了一個標準的納粹敬禮。』、還有『一名女人在維也納因為毆打吉普賽女僕被罰款,回到羅馬尼亞之後又賞了女僕巴掌,開心地說「回到這個自由的國度真好。」』
當然也少不了性相關詞彙,陰部與陽具、在電腦前自慰、一部電梯持續開關門,左門是女性翹屁股右門是男性頂下體,標示名詞是「鑑賞力」。
我最喜歡的是「口交」這一名詞,註解是,單字搜尋排行第一名,喔對了,第二名是同理心。

還有許多極為 random 的前後對照,真的不曉得是要嚴肅還是搞笑。

第三章節〈現實與暗諷,情境喜劇〉
這章又回到艾咪身上,場景是家長座談會,要決定艾咪的去留。


本來以為是要討論這部外流的性愛影片事件,結果家長七嘴八舌東扯西扯,我這才懂第二章節的用意了,如果沒有第二章節安插的鋪陳,我可能不會懂得那些守舊家長口中的「羅馬尼亞價值」。
明明是因為外流性愛影片而開的會,卻扯到艾咪有沒有教學生同性戀、有沒有教誰是國家英雄、為什麼跟學生說對於知識的熱情比分數重要等話題。
當然,也有很多關於性的爭論,艾咪與丈夫是成年合意性交,沒有做錯什麼事情,卻被蕩婦羞辱。那是成人網站,未成年孩童理論上是不能進去的,那不是她一個人該負的責任。有的家長咬定色情影片就是髒、就是教壞小孩,害的小孩以後不敢結婚??甚至有家長提出口交不是性生活,是妓女才做的事?????

不是一來一往的激烈爭辯,而是話題跳來跳去還會一直被打斷的場面,有姍姍來遲的家長、有在一旁維修校舍的人員,總之,真的會冒很多問號。
最後,導演給出三種結局,一種是艾咪留,但部分家長還是激烈抗爭,一種是艾咪走,最後一種,也是最問號卻最過癮的,艾咪化身女超人,拿陽具瘋狂桶那些家長的嘴。

!!!!!?????

艾咪說過:「想法越無腦,就越被重視,這世界就是劣幣逐良幣。」
導演在揭露三種結局的時候打上這行字:「這部電影就是個笑話。」

你們知道嗎?這麼「荒唐、無腦」的電影,榮獲2021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!
仔細想想,現實不就是這樣荒唐、無腦,天阿,現實生活才是個天大笑話,以為已經進步到哪裡,卻還是成天有無腦的人事物,被熱切的關注與重視。各種對性的歧見、對人的不尊重,依舊上演著。

第二章節中有個名詞是電影,解釋拿出蛇蠍美人梅杜莎的故事。殺害梅杜莎時,雅典娜交代殺手只能以盾牌的鏡面觀察,避免直視。字幕打上:「我們不曾也不會遇見真正的恐怖,因為心中蔓延的恐懼早已癱瘓我們,只能透過觀察重現現實的面貌,大銀幕是雅典娜的照妖鏡。」
雖然電影中沒有多談,但若深入回想梅杜莎的故事,是這樣的。梅杜莎因為美貌遭強暴,後被雅典娜詛咒,被殺害,成為人人口中具有可怕力量的怪物。

誰才是妖?誰才是低俗淫穢?誰該來判斷誰才是低俗淫穢,還是有的時候,我們只是比較倒楣?

這部片不好消化,幽默荒謬裡有很多值得深思的,不管是不是羅馬尼亞人我想都能感同身受,我認為各國大概都有這樣的亂象。
跟我看同一場的觀眾,見到最後一幕,全場笑了出來。有的時候真的希望笑一笑就解決了,但是更多時候,我更想化身女超人,手拿陽具亂捅無腦的人,然後一邊冒問號一邊怒吼:

到!底!在!幹!嘛!

(難得失控結尾,但我們還是冷靜不要拿東西捅人唷~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