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親愛的房客》:有人定義家庭,但還沒有人偷走愛的意義。

「你生命中有沒有一個人,沒有他你會比較輕鬆,但有他你會比較快樂?」
映後,這是《親愛的房客 @dear_tenant 》導演鄭有傑走進來說的第一句話。

那時候,我的口罩已經被淚水哭濕,主題曲旋律依舊在我耳邊繚繞。

故事描述主角林健一,一名住在頂樓加蓋的房客,不只照顧生病的房東,還收養她9歲的孫子王悠宇。在房東過世後,健一收養悠宇的動機受到質疑。健一好像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…



看過《#親愛的房客》的朋友,見我這樣形容應該要氣得跳腳,因為此片完完全全不只這樣,很難去定義這是一部什麼樣的片子,劇情片、懸疑片、愛情片、家庭片,都是也都不完全是,《親愛的房客》不適用於任一單一的標籤,它節奏緩慢,卻深刻描述一個人、一個家,可能會經歷的情緒波折和挑戰。



導演在映後提到本來的片名想取作《約束》,一詞雙關,在中文裡有束縛之意,但若以日文漢字來看,是約定的意思。
一個家,是為什麼得以構成一個家?是因為說好要永遠相愛的約定?還是因為愛背後的羈絆和責任的束縛?

「房客以上,家人未滿」,我一直聯想到的是枝裕和導演的《小偷家族》,家,這是最難解的命題。
我們總是以血緣來辨別家人,卻忘記每一個家,明明就是從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開始的。
從沒有人說建立一個家會是輕鬆的,但我們也不會忽略辛苦之外,愛人與被愛的快樂。




「你以後可能會遇見很多莫名其妙的討厭的事情,但你要記得,不是你的錯。」健一最後跟悠宇說的話是這句話,我看導演日記裡寫說,本來健一有說「有一天,你一定會找到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地方,跟真正愛你的人。」可是被剪掉了。
我喜歡這個選擇,有點東方性格,我們看似大膽、直來直往,但有些話,我們都選擇用其他方式表達。

悠宇說沒有我你會比較輕鬆,也許是想聽見否定的回答;房東奶奶平日嫌東嫌西,卻在床邊問健一幸不幸福;健一提議入住頂加,也許是想確認,如果這樣相親,是否就能穩定走入相愛裡。

長大以後會發現,有別人會管你有沒有資格愛一個人,有法律規定什麼是家、什麼是家人,有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,好像怎麼做都不對,但明明這都不是你的錯。




還好,有人定義家庭,但還沒有人偷走愛的意義。
無論是約束還是約定,無論是房客還是家人,就算最後關係終止了,那還是愛。

離開了帳篷、離開了頂加,不知道最後悠宇和健一,是不是真的找到屬於自己的地方,但是沒關係,我們有翅膀,
在夢裡,我們一起回家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