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losure: Trans Lives on Screen 《揭開面紗:好萊塢的跨性別人生》

我是幸福的,印象中第一次在影視作品裡看見跨性別角色,就是《勁爆女子監獄》的 Laverne Cox,再來就是《超感八人組》的 Jamie Clayton,和《豔放80》裡的大家。影集中這些跨性別角色都有完整的故事陳述,她們都是有血有肉有故事的人。

突然提這個大家應該會覺得奇怪,在看這部紀錄片之前,我從沒想過我們是如何靠影視作品形塑自己對於自身的認識的。

揭開面紗:好萊塢的跨性別人生》這部紀錄片中,訪問了許多跨性別者,在他們記憶中所看的影視作品,跨性別者不是可怕的殺人犯、可憐的病患、不得已的性工作者,不然就是悲慘的受害者。

片中大量播放早期的電影片段,男扮女裝就是一個笑點,裡頭還伴隨著種族歧視,如果你是有色人種或是亞裔,跨性別角色就像是永遠的配角丑角。大家可以想像,在跨性別者眼中,這些笑話有多刺嗎?不是他們沒有幽默感,而是誰想成為笑柄呢?

我們在影視作品裡不是尋求消遣刺激,就是渴望在故事裡找的自己的影子,我身為順性別者,總是能在大眾流行文化裡找到共鳴,可是以前的跨性別者,只有透過這些拿性別認同開玩笑的作品,才得以認識什麼跨性別,片中與自己不相符的形象,使得跨性別者更厭惡自己。

根據統計,百分之八十的美國人,在現實生活中是不認識任何跨性別者的,我想調查若搬來台灣應該也差不多,我們都是靠著影視的呈現,去認識他者,去想像他們的個性和生活。同理,跨性別者自己也是,在釐清自己是誰的過程,也都是參考媒體。

「跨性別者需要的,是一種更廣的展現歷史,好讓他們能在其中找到自己。媒體中所有跨性別問題幾乎都能用同一個辦法解決,我們只需要展現的更多,這樣一來,偶爾的不得體展現,就不會這麼嚴重,因為不會只有這一個展現。」- Jen Richards

此紀錄片中還談到許多議題,

1. 像是過去黑人男性喜劇演員必須以變裝作為一種通行儀式,脈絡是這樣的,歷史上黑人男性被描繪成過度陽剛,黑奴時期有人動用私刑將黑人男性的生殖器去除,所以透過變裝,象徵讓黑人男性「去勢」的展現,好像只有這樣,黑人男性才不會讓觀者感受到威脅,大家可以對他/她笑,她們存在不可怕,她們的存在很好笑。

White Famous, 2017

所以在路上看見跨性別者的人們,會指指點點,會笑出來,那是被影視作品訓練的。

2. 可能影響女性主義者對於跨性別女性的想法的一部電影-《沈默的羔羊》中的野牛比爾,認為跨性別女性只是想佔用女性的形體,因為野牛比爾在片中是個變態連續殺人犯,剝下女性的皮以便穿上她們的身體。

The Silence of the Lambs, 1991

3. 部分電影的女主角打扮的陽剛因為要證明自己「不只是美女還有能力」,但劇情走向戀愛時卻又變回陰柔,其實是要談的根本是女性賦權,卻以跨性男的經驗來包裝。

4. 明明現實世界跨性別男與跨性別女是比例差不多的,但在影視作品中,跨性別女的出現遠高於跨性別男,因爲在主流文化下,女人味依舊是更能商品化的資產。

這邊提到一個脈絡很有趣,有人會說跨性別女性的女性氣質展現,是在強化父權刻板印象中的女性,我也曾經這樣想過,但都是有原因的。

因為害怕被性別錯認而遭騷擾,就用化妝武裝自己,要呈現高度女性化的自己。這種高度女性化現象,某種程度反映那些幫名人做造型的男同志帶來的美學改變,而這些美學其實是從早期街頭變裝皇后而來,這些變裝皇后美學的背景,又參雜了或是說源自於性工作者,因為她們必須招攬生意而打扮而來,這些性工作者也是模仿以前的女性氣質,那些她們在大銀幕上看到的會吸引男性的女性氣質。

所以才有這樣的循環,光光用跨性別女性強化父權刻板印象一句話去指責,對於想要生存下來的人,是不太公平的。

5. 跨性別者身邊的人常常有種被欺騙的感覺,好像自己的認同必須道歉、必需揭開,看到這裡我也想起身邊的同志朋友,為何都要有這個「出櫃」的過程呢?為何不能接受我是我?為何要擔心身邊的人在「出櫃」後的反應,而且他們的感受還比當事人的感受重要?

6. 我還很喜歡影片提到,當跨性別者逐漸展露頭角,慢慢出現在節目中時,被問的第一個問題都是與手術相關,「所以下面怎麼了?陰莖之前怎麼藏的?」,這些物化的問題,讓大家沒辦法討論跨性別者在現實生活中會有的遭遇。

她/他們像是馬戲團奇觀,被無意間帶刺的問題環繞,連歐普拉也曾問過不太得體的「好笑」問題,但多年過去,當她再次訪問掛性別者,就不再如此單一片面,所以說人是會進步的,我們會隨著觀看的多元呈現,越知道如何同理尊重他人。

7. 另一個我很喜歡的觀點是,許多知名跨性別女性相關的電影,是由現實生活中的順性別男性飾演,他們演得很好沒錯,可是這隱含著另一個問題,大眾認為的跨女就是打扮漂亮穿女裝的男人,每看到順性別男演員在螢幕外的樣貌,這個假設又增強一點。

當跨性別者飾演跨性別者,就能不用刻意扮演「跨性別氣質」,就能抹去「偽裝」的概念。跨性別氣質只是一個面向,而一個完整的人是有很多面向的。

這部片實在是太棒太廣了,還有提到更多問題:跨性別者的失業問題、早期同志運動想和跨性別者撇清關係的問題、跨性別故事裡的漂白問題、跨性別者說自己被騷擾時被認為在說謊的問題等等,每一個都值得我們關心與深思。

Laverne 說,當你是非主流的人,你會很容易培養批判意識,因為你知道影像裡的樣子不是真實的生活,不管你是性少數、有色人種、移民、身心障礙者等,都是這樣。

而你無法成為你看不到的樣子,所以如果在媒體看不到一種姿態,你就無法想像原來自己也可以擁有日常,擁有順利的生活。此紀錄片最後說道,「改變展現跨性別者的敘事不是目標,而是手段,改善現實生活中跨性別者的生活才是目標。」

我現實生活沒有認識跨性別者朋友(謝謝一些跨性別聽眾有私訊我),我無法想像成長過程中那些混亂與心痛。我是幸福的,在這個年代,看見影像敘事裡跨性別者的多元面貌,我是幸福的,看見社會不斷在進步。我是幸福的,有此片讓我謹惕,改善性少數的生活永遠是目標。

無論什麼樣的性別認同,無論哪種性傾向,我們都是一個完整的、有血有肉、有故事的人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