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神自助餐》:本書情節並非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我很遺憾。

有點不知道怎麼下筆。

誠摯地推薦大家去讀,我把各篇喜歡的文句跟大家分享。
有的有刺,有的有毒,也有解藥,無論如何,請小心收藏。

《女神自助餐》這本短篇小說集裡有八篇故事,每篇各自獨立,卻又巧妙地能從中找到一些關聯。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,感覺像是如果不一口氣讀完,我恐怕無法吸下一口氣,過去種種回憶湧上心頭,《女神自助餐》像根針,戳破了深藏在心裡的一些什麼,原來小小的身體裡塞了這些氣,一頁一頁地,吐出來。

第一頁寫著:本書情節並非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我很遺憾。

這些故事太日常了,就算是穿越四千年的嫦娥下凡設定,還是能在字裡行間找到自己。這是我第一次讀劉芷妤,可讀來卻無陌生之氣,自以為她是跟我很親近的好友,太像了太像了,太多迂迴混亂都太像了。

說的混亂當然不是她的文字,而是每篇故事中的角色,那是要心思多細膩的作者才能把複雜寫得如此清楚乾脆。這絕對不是本要戰什麼性別的書籍,真的像是行銷此書時所用的說法,是一本「復健之作」。

說到底,都是在挖掘自己心裡的矛盾,有時候矛盾是因為家庭同儕造成,有時候是整個社會結構的關係,但更多時候,其實是因為自己。我常常頭頭是道(自己說XD),但其實矛盾的很,不知道是不是厭女啦,不可否認的是厭自己。

我像〈嫦娥應悔〉的仙女姊姊那樣,看到別人受到不平等對待就暴跳如雷,但只要事情發生在我身上,抱歉抱歉,都是我的問題。

我像〈別人的孩子〉中的玉階那樣,想方設法保護自己在乎的,卻總是顧此失彼,又不斷質疑自己有什麼資格。

我像〈在河之州〉的筱若那樣,就算讀再多女性主義的書和理論,青春面前,我只是一張逐漸老去的臉,再怎麼口若懸河,皺紋和脂肪也會讓我閉嘴,還談什麼擁抱跟實踐。

我像〈女神自助餐〉的雅典娜那樣,用不知道適不適宜的性別玩笑表現堅強和圓融,心底藏著一塊不知道是不是傷的傷痛,最慘的是,以為面面俱到,但最後有可能因為各種私慾,下錯了決定還不自知。

我像〈荔枝說明書〉的隸芝那樣,批判自己的身體,卻一邊想要傳遞好的性教育,可是什麼才是好的性教育,搞半天,原來都是他人、都是孩子在教導我,如何面對性、面對身體。

我是如此混亂、如此厭惡自己,在閱讀的時候現出原形。這不是他人的故事,都是自己的,讀來確實血淚斑斑,痛啊,但又有種說不出的爽感,有人懂耶,原來是群體經驗這樣,集體忽視,集體窒息。

還好這是一本復健之作,意識到了窒息這件事,意識到了混亂這件事,意識到了厭自己這件事。

什麼時候會完全好並不知道,只希望有一天,所有的人都能看見這間食堂的多元美好,而非專注於其他人怎麼挑選菜色,而我不再只雞婆的替人夾菜,然後質疑自己有沒有資格吃這些,手上拿著空空如也的托盤。

劉芷妤在 okapi 的訪問裡最後提到:「我不想弄成兩性對立,我是要挖自己心中的厭女情結──被社會、教育埋在體內多年成了使用說明的那些,我們讀再多書依然無法自拔地評分自己的那些。」

「我們可以嘲笑指責『母豬教徒』,把他們留在這個時代之後,但我們也要往內挖出自己的厭女情結,才能往前走,那是為了自己、想保護的人、未來可能有或沒有的孩子,才去做的,無論有沒有結果、結果好不好,去做就對了。」

不太清楚自己意識到了以後該怎麼復健,但今天我寫下挖掘的心理,許願復健之路比想像中的短,而我能與所有人一起往前走。

推薦文章:

《女神自助餐》購書資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